故鄉的小溪

2916.

時間很快,滑入了2016年,在不經意間。今天有應用科技些霧,上班路上。假期車流少,兩江四岸,繁華不在,車隨人走,人隨車去,人車合一,頗為流暢。前方的那顆丹,破霧而來,我走,它也走,我停,它也停。我想,故鄉也應該是大霧吧。這個天鄉村的大霧是很美的。

鄉村是完全籠罩在大霧中,但我們還是在大霧中生活而忙碌著,放牛、割草。東方遠處的那顆丹終於突破濃霧的籠罩掙脫出來,冉冉地,很純,很美,像雞蛋的黃,像鐵匠鋪打鐵煉出來的丹啊!小時候,故鄉,對於這顆丹的記憶太刻骨銘心了,每天都會從東方升起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風雨無阻,雷打不動。有時候想,它真的不睡懶覺嗎?不生病嗎?你不得不佩服它的堅持和毅力。世界上還有誰能有它的堅持呢?男人的心嗎?男人的心會衰老,更會變;女人的容顏嗎?女人的容顏也會逐漸老去;河邊的柳樹嗎?柳樹也有落葉時分,牆上的薔薇花也會花開花謝,屋簷下的燕子也會有南飛的時候,答應了明年春天還會回來,但終究不見你的影子,燕子也會有雪纖瘦撒謊的時候。我想山崗上的花兒永遠浪漫,但花兒啊被多情的風兒帶走了,被憂傷的雨帶走了?一陣風過,一陣雨後,花兒不見了……

但故鄉的小溪例外?!

故鄉的小溪涓涓流淌,從何方來去向何方,我不知道。當那顆丹的光芒投射在它的身上,它在靜靜的流淌,夜深人靜,那顆丹已經如一個血紅的盤子從西邊沉下去的時候,它還在流淌,當我進入夢鄉,它就在我的夢中流淌。甚至啊,離開故鄉二十多年了,它還在我的腦海中流淌。。。輕輕地,緩緩地,不快不慢,不疾不徐,向東流去。底部石板清晰可見,那些草衣,那些藻類,被沖刷起,衣袂飄飄。青苔程亮,厚實,經練多年,滑而不膩;間或屋簷下的燕子會飛落在它的旁邊飲水,頑皮的麻雀會跳進去洗澡,高興起來,還在嬉戲、打鬧。蜻蜓會在裡麵點水,柳花也會掉落進去,隨著流水尋夢般流向遠方……

小溪久遠,爺爺的爺爺的爺爺都有這小溪,小溪上面石板被世世代代的人踩過,踩過石板,跨過這小溪,有的去了大城市,有的漂洋過海去了大洋彼岸,石板被留下深深的凹槽。東邊端頭那株洋槐已經孤獨了百年,在腳下小溪陪伴下花開花謝葉枯葉榮。小溪不停,小溪瑪姬美容 價錢不死。小溪強悍,小溪永遠,小溪博大,小溪源遠流長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